夏痕娱乐网

分享SEO技术、情感文章、QQ资讯、网站源码、音乐歌单、影视资源、活动资讯

《亲爱的,我要和别人结婚了》之“结婚前,再回望一遍汶川。”

《《亲爱的,我要和别人结婚了》之“结婚前,再回望一遍汶川。”》
《《亲爱的,我要和别人结婚了》之“结婚前,再回望一遍汶川。”》
《《亲爱的,我要和别人结婚了》之“结婚前,再回望一遍汶川。”》

《亲爱的,我要和别人结婚了》“结婚前,再回望一遍汶川。”

文 /李小木

Part 16   “结婚前,再回望一遍汶川。”

思彤却在此时得了一场病,胃穿孔了,需要住院治疗。她看到了网上的那封信,以为我从来没有爱过她,忧思过度,突然腹痛难忍,半夜叫了好友来,送她去了医院。

我想她是误会了,可又没有足够的理由去解释信里那句“也许会爱她,也许不会爱她”的含义。

去医院看她时,她面色苍白,扭过头不看我,我走到她对面,像一个做错事的孩子,说“对不起,我只是想跟彤儿告个别,然后真正开始崭新的生活了”。

她赌气地说,“我只是你的朋友,没有必要跟我解释这些。”

“不,你对我来说很重要。我承认一直以来忽略了你的感受,但我是真的想跟你在一起了。”

我向思彤表白了。她捂着嘴巴将目光从冰冷的地面移向我,我知道她对我还是有期待的,窗外的喜鹊落在枝头,好像在替我们提前庆祝。然后她反复地问,“你确定放下了吗?我可不愿意做替身哦,你要知道我是丁思彤,不是谢彤。”

“丁思彤,我们结婚吧。”

“嗯嗯,我愿意。”

思彤坐起来,我把思彤搂在怀里,她瘦削的肩膀一抖一抖的,有种“衣带尽宽终不悔,为伊消得人憔悴”的愁情。

楼下的杨树已经长大,风吹树叶簌簌地响,它见证了我们之间的缘起缘灭。

在决定结婚之后,我和思彤分别通知了家人,爸妈显得尤其高兴,当天就要给我们定结婚日期。

文章开头已经说过了,婚期定在了2018年的元旦。接下来的几天,我开始收拾华山路这套小房子,准备搬去浦东新区跟父母同住。

因为总住在这里,这里到处都充斥着你的痕迹,我是无法重新开始的。诛仙里有一句话是这么说的,十年情思百年渡,不斩相思不忍顾。意思是如果不彻底斩掉这份情思,这份苦痛便绵延不绝。

家里那副巨大的照片墙,全都是你的影像。我找来一个大礼盒,决定把它们都卸下来封存起来。思彤刻意回避开,任由我在每一张照片中踟躇、回忆。

这是我最后一次看到这些照片了,事实上它们已经深深地刻在了我的脑海里。

再去一趟汶川,是思彤提议的。她说只有直面痛苦,才能真正放下。很久没有去过四川了,那个曾经无比向往的地方,现在聚集了太多伤心的往事。我把照片小心翼翼地放在行李箱,还有那个刺绣烟荷包和小铃铛,准备一起带往汶川。

铃铃铃,俱往矣。那一段前尘往事,现已冰消瓦解。

下周有个重要的case要开,忙完可能就到周五了。算了一下时间,我给秘书打了个电话,“帮我订两张下周六飞往成都的机票。”随后,我把我和思彤的身份证号码发过去。

一刻钟后,小周发来微信“董总,机票已订好,12号虹桥T1航站楼,9:05飞。”

婚事的筹备,热闹而忙碌。我不敢告诉爸妈真相,他们一听我提起“汶川”这两个字就心有余悸。还是思彤率先给我解了围,“刚才在路上,听到公司给萧杨打电话,让下周六去出差。我想跟他一起去,伯父伯母你们不用那么着急,还有两个多月嘛。”

老爸老妈丝毫没有怀疑,把列好的单子给我看了一眼,包括宴请的人数、备选酒店的名单、家里氛围的布置,都有详细的负责人和落实人了,看来他们把家里能发动的亲戚全都发动起来了。

这是我们老董家小半辈子的喜事了,老爸老妈自然要严阵以待了。

思彤没有多停留,说要准备第二天的研讨会,就走了。我有点累,一个人回到卧室,关上门,合衣躺在床上,顺手拿起了床头柜边你的照片。

这张照片在新房的卧室里,现在也仅剩这一张照片了:你扎着一根粗粗的马尾,穿着一件海军条纹的T恤,比着剪刀手,歪着头,开心地笑着,眼睛呈弯弯的月牙形状,露出两排洁白的牙齿,那么明媚无殇,那么青春靓丽…时光把你定格在最美的样子。

我轻轻地摸着你的脸,仿佛穿越时间空间和阴阳界限,就可以触碰到你的温度。你还是会调皮地回馈给我一个吻,蹦着跳着挂在我身上,像一只无尾熊。

抱着你的照片,我睡着了。

再走一遍汶川,走你走过的路,这是我梦寐以求的相逢之路。我多么渴望去到你的家乡,替你看看那个经历过罪恶颠覆的世界,现在怎么样了?

安安前几天给我寄了明信片,他用英文介绍了新交的小朋友,看来他已经习惯那边的生活了,英语水平也在一点一点的进步,从他欢快的语句中可以判断出来,那对夫妇对他很好,教育上下了很多功夫。我把这张明信片也带给你,让你看看,好吗?

我和思彤辗转去到汶川旧址,那里山河破碎,满目疮痍,仍可以清晰地看出那场天灾的遗迹,青草和灌木几乎覆盖了坍塌残缺的建筑,远处一看,绿油油的,掩盖了撕裂的伤口。

多少人长眠于此,多少人连尸首都不曾找到,他们被永远掩埋在这里,与大自然同生共在。

去的时候,我们听导游讲了一个妈妈的故事,她叫成兴凤,孩子在地震中丧生(其实早已去世,当事人不肯接受现实)。每年的5.12纪念日都会赶来,拉出一道横幅“爸爸妈妈和妹妹都好想你”,已经连续好多年了。

无法忘却,难以跨越,这场无情的天灾究竟毁了多少人的团圆之梦,我们不得而知。我只知道,像我和这位成女士的情况有太多太多了。

我们往前走,又途径了一户农家,一个老爷爷在门口吧嗒着烟嘴,呵呵地笑着,我便停下来跟他聊了几句。

“大爷,汶川地震时全家都好吧?”

“好什么好,七口死了四个。”大爷仍是一副爽朗的表情,见我不解,继续说,“哪家不都是这样,很多尸首都没有挖掘出来。挖不出来就挖不出来吧,即使挖出来人也不能看了,他们长眠于地下,百年之后终究会团聚的。”

大爷的右手张开,食指和中指的指甲盖都没了,他让我们看,“快十年了,都没长出来。这是挖我孙子的时候弄掉的,他如果活着,也应该上大学了…”

“大爷,您一定要好好保重自己。”思彤不忍心让大爷再度沉湎于悲伤,岔开了话题。

我知道,亲爱的彤儿,此刻你就在附近的某一个角落看着我,你在等我,对吗?我抬头望着天空,落日的余晖层层晕染,像一只飞舞的蝴蝶。是你在跟我招手吗?

我要寻找一处僻静的地方,把你的遗物放进去,做一个属于你的衣冠冢,然后年年清明来看你。

我跟思彤在汶川旧址绕了一大圈,都没有找到合适的地方。抬头向上望,郁郁葱葱的,我突然灵机一动,也许高处更适合你。

将你放在高处,这样就可以一览脚下风光了,整座汶川都可以尽收眼底,那是你曾经最爱的家乡。虽然如今它破败不堪,元气不再,到处诉说着颠覆之殇。

一路走,一路回味。可怜的谢彬,也才18岁,刚刚长大成人,学业负重了十多年,马上就要展翅飞翔了,却被葬送了一切。

还有好多孩子们,他们还没有好好地活过,没有领略过生命的真谛和意义,就被这一场突如其来的天灾狠狠剥夺了一切。上天多么残忍啊。

多年后,很多不相干的人早已淡忘了这场灾难,而与这场灾难息息相关的人,将永远活在缅怀和追忆当中。

我拉着思彤的手慢慢往高处走,有一片正开着紫色花儿的田地,非常宁谧芳香。后来一打听,才知道这里种着白芨(一种中药材)。

这里的地理位置特别好,地头有一棵高大的核桃树。环顾了一下四周,风轻云淡,余音袅袅,哪里都觉得满意。清风缓缓地吹着树叶响,我的精神也为之一振,就这里了。

直觉告诉我,你一定会喜欢这里。

接下来,就是与这块田地的主人商量租用事宜。我跟思彤下山去打听,路上遇到一个老者,他正好认识这个人,便热心带我们去找,于是我们见到了方大娘。方大娘一家九口都在地震中遇难,独留一个小孙子与她相依为命。

地震后,政府安置他们去了新住址,但她还是请人帮忙修葺了老院子,偶尔回来住几天。这个周末,她正好带着孙子回来了,孙子已经十四岁了,看起来像个大小伙子,正在院子里读书。

我们说明了来意,方大娘请我们进了屋,她的眼睛不太好,摸索着给我们倒水,絮絮叨叨地讲起了九年前的那场灾难。

听闻我的未婚妻也遇难了,她叹息了一声,“唉,这老天爷要了多少人的命啊。”

我告诉方大娘,想在那块田地给我的未婚妻做一个衣冠冢,租期二十年,愿意出二十万,费用一次交齐。她二话没说就同意了,就是可惜这没长成的药材。

因为的行程比较紧张,我也来不及等待着药材长成,当下回到新城取了钱,办好手续后便开始雇人干活了。

工人很好找,我找了四个人,一天之内将所有的药材清理掉,把地又重新翻了一遍。我找来了铁锹,和他们一起挖了一个穴,准备将你的照片和遗物放置进去。

天色已晚,进展大半,便决定第二日再来。回去新城时,我又专门去找了刻墓碑的工人,挑选好了样式和材质,留下碑体内容,请求他们连夜赶工,第二日我要给你置办妥当。

还是思彤心细,买了本老黄历,一查,10月20日宜祭祀。

第二天上午九点,墓碑刻好了。我们租了一个拉货车,雇了三个人,花岗石非常重,车又开不上去,我们费了好大的劲才扛上去。

立好后,思彤带着他们三个有意回避了,我一人站在墓穴中,墓穴不大,只放你的遗物,我把装有你照片和铃铛的盒子放进去,一个一个再抚摸回忆一遍,拿起铃铛,想起了我们第一个情人节。

你说摇铃铛的时候,我就要马上出现在你面前,还记得吗?彤儿,现在我替你摇起了铃铛,我来了,你在哪?

铃铛的声音在绿野山谷中激荡回旋,像极了你清脆的笑声。

铃铃铃……董萧杨来看你了。亲爱的彤儿,你是不是已经变成仙女了?请赶快现身吧。

眼泪不知不觉掉下来,我赶紧用袖子擦干,听老人们说生者的眼泪是不能滴到亡者身上的,否则她的脸上会长痣。我的彤儿这么漂亮,我才不要弄脏她。

还有咱们的孩子,ta是个男孩还是女孩,现在也陪在你身边吗?我们此生注定无缘了,只期待来生能偿还你们母子一二了。

我轻轻地将盒子盖好,用手将四周按压齐整,从墓穴中跳上来。然后用手一捧一捧地将黄土撒在上面,彤儿,对不起,彤儿,对不起,让你一个人孤零零地待在这里,我却连你的尸首都找不到。你会怪我不去救你的,你会怪我不负责任的,你无比害怕过死亡,对吗?

怪我,一切都怪我。

等我填完坟头的土,思彤领着他们三个走过来,将墓碑立起来,放在正中央位置,上面赫然写着“爱妻谢彤之墓,生于1981年8月16日,卒于2008年5月12日。夫董萧杨立。”

墓碑立好后,我将事先准备好的石块砌在坟的周围,看起来真的像个坟墓呢,不知道的还以为里面真的躺着董萧杨的爱人。是的,能拥有你的尸骨对我来说都算是奢侈。

美中不足的是,差一束鲜花。你喜欢百合花,我应该带一束来的。正懊恼着,思彤付了那三个人钱,并嘱咐其中一个从下面捎一束鲜花上来,除去买花的钱再加二百元辛苦费,那个人特别淳朴,摆摆手说不要。

他在地震中也失去过亲人,太明白这种感情了,所以非常愿意效劳,只给买花的钱就行。

我非常感激他的这份同情,告诉他一定要白百合,他欣然应允。我席地而坐,继续跟你隔着时空对话。思彤走过来,蹲在你的墓碑前,抚着你的名字,说,“谢彤,萧杨是个好男人。从今以后,我会替你好好爱他,你安息吧。”

我伸出手牵起思彤,郑重地向你介绍,“彤儿,她是思彤,一个心理医生。我们就要结婚了。你会祝福我的,对吗?”

人似秋鸿来有信,事如春梦了无痕。此时,大核桃树被风吹得沙沙作响,一缕情丝摇人魂魄。我知道,你听到了。

《《亲爱的,我要和别人结婚了》之“结婚前,再回望一遍汶川。”》
《《亲爱的,我要和别人结婚了》之“结婚前,再回望一遍汶川。”》
版权声明

1、本站名称:夏痕娱乐网
2、本站永久网址:Www.XiaHen.Cn
3、关于《亲爱的,我要和别人结婚了》版权声明
4、文章来源于微信公众号:李小木的江湖 (ID:ljtdxzg)
5、本站站长已在作者微信公众号给作者留言,并已获得转载权利
6、未经原创作者(李小木)准可不得复制本站《亲爱的,我要和别人结婚了》的相关文章
7、如需复制请联系李小木并取得小木的准可后方可全文转载复制(由于排版及视频广告,本站已做更改)
8、复制转载本站文章时需要向本站提供原作:公众号关注截图、文章回复的”准可消息“截图(需附文章链接)或者是公众号回复的准可消息。
9、本站已禁止拉取复制功能;如已或者原作李小木的许可,请联系本站QQ:  2928988888  并附带“第八条”,核对后本站开放文章拉取复制功能
10、作者李小木:她写爱情,手到擒来;她写励志,暗香浮动;她写热点,出其不意;她写亲情,山河浩荡。她的笔触细腻温情,似乎有穿透人心的力量,代表作品《亲爱的,对不起,我要去跟别人结婚了》。微博@李小木之海 个人原创情感微信公号:李小木的小江湖(ID:ljtdxzg)

点赞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