夏痕娱乐网

分享SEO技术、情感文章、QQ资讯、网站源码、音乐歌单、影视资源、活动资讯

《亲爱的,我要和别人结婚了》之“有人来渡我。”

《《亲爱的,我要和别人结婚了》之“有人来渡我。”》
《《亲爱的,我要和别人结婚了》之“有人来渡我。”》
《《亲爱的,我要和别人结婚了》之“有人来渡我。”》

亲爱的,我要和别人结婚了》之“有人来渡我。”

文 /李小木

Part 14   “有人来渡我。”

工作的时候,我表现得比较严肃,员工说我不苟言笑。秘书小张不知从谁嘴里听到了你的故事,那天哽咽着来找我,我说你一个大男人哭什么哭,成何体统。

他说自己的妈妈在九寨沟地震中遇难了,那个时候自己刚上大学,一下子觉得天都塌了。

我用小张是破例的,因为公司一般给配备的都是漂亮的高知女秘书,一是觉得女性周到细致,二来是代表公司形象,带出去有面子。小张虽是985学校毕业,业务能力不成问题,但性格比较沉闷,交际应酬能力也不太强,可我就是看中了这份沉闷,只是没想到这份沉闷的背后,也有一段不堪回首的生离死别。

我站起来,使劲捏了捏他的肩膀,像是给他力量,又像是给自己一个释放的理由。他哭,我不做声,递给了他一张纸巾。

“每个人的内心都有不可触碰的伤疤,不可挽回的往事,无法弥补的缺憾,我们能做的,不是沉湎于过去,而是抬头向前看,重新接纳每一天的生活。逝者已逝,我们要带着他们的希望活着,如果有缘分,来生一定会遇见。”我发了一条朋友圈,瞬间接到了上百条点赞和留言。爸妈更是打来电话问,是不是有女朋友了?

我说不是,只是突然想开了,觉得有个人太适合构织我的未来了。

所以,他们前些年安排了思彤来。我们刚开始一直以朋友的身份相处。我前面告诉过你,思彤是个心理医生,能一眼看穿我的心事,她长得浓眉大眼的,跟你内双的丹凤眼一点也不一样。

你是狡黠的、活泼的、调皮的,她是沉稳的、寡言的、大气的,完全像两个极端。在刚开始相处的时候,我就清楚地知道,除了她的名字,你们之间没有任何联系。

也许是可以洞悉别人心理的缘故,她对我的执念持理解和包容的态度。即使后来我们确定了关系,她还能把我当作病人对待,而不去争风吃醋,指责我什么。我非常信任她,难过或焦躁时,我会去找她。

有时候她很忙,预约的病人太多,就让我进心理咨询室待着。我躺在那张软绵绵的沙发上,阳光透过白色的纱帘暖洋洋地打进来,不消一会儿,我就睡着了。

思彤从不叫醒我,她给了我一把钥匙,如果下班时我还没醒,就留一张便签,告诉我她先走了,抽屉里有面包之类的。如果下班前醒了,我们就一起吃晚饭,然后我再把她送回家。

在她面前,我是极度安全和放松的,没有一丝伪装的。在她面前,我可以公然表达对你的思念,也可以细数过去的往事,她总是微微笑着,追问更多的细节。

后来我才知道,这也是心理疗愈的一种方式,倾诉本身就是自愈的过程。

思彤适时引导我,让我与痛苦的自己握手言和,我从刚开始激动地想要表达,再到后来越来越平静,她陪我一路走来,给了我很多的抚慰和鼓励,我真的非常感激她的智慧和陪伴。

2015年夏天的一个晚上,思彤回西安,我把她送到机场,就接到了福利院李院长的电话,她让我第二天去一趟。

我以为安安生病了,一大早就赶了去,去了看到安安在院子里正跟其他小朋友玩,活蹦乱跳的,心才落到肚子里。到了李院长的办公室,她告诉我,“萧杨啊,你和谢彤是看着安安长大的,以前你们说等结婚后有意收养安安,可是后来…,唉,咱们不说这些了。

除了福利院的这些老师和护工们,你是安安最亲近的人了。现在有一件事想告诉你,前几天,有一对美国夫妇来咱们福利院,想收养一名中国儿童,他们看上了安安,想把安安带回美国抚养。”

“对于安安来说,有一个健全的家庭和恩爱的父母,非常重要。美国夫妇我们也考察过了,男的是律师,女的是家庭主妇,已经有了两个女儿,那两个女儿一个十二岁,一个八岁。他们一家都非常喜欢安安,你觉得可以吗?”李院长像是在征求我的意见,但实际上是告知我安安的去向,我明白。

“只要对安安好,我没有意见。”

安安九岁了,应该接受更好的教育。他从小长在这福利院,基本没有感受过父爱和母爱,这对夫妇对他来说无疑是最好的选择。

我有点舍不得,如果他远走异国他乡,以后要看他就不方便了,而且他也不会再追着问我谢彤姐姐去哪了。我想让每一个跟你有联系的人都记得你,跟我聊关于你的事情,一起缅怀一起祭奠,让他们来提醒我你的存在。

如果你泉下有知,一定也会放安安走的,对吗?

十点钟左右,那对美国夫妇来了,男的叫Jack,女的叫julia,他们非常友好地跟我握手,想必是李院长向他们介绍过我。julia面色和蔼,两个女儿机灵可爱,她们将包包里的玩具拿出来,围着安安试图引起一些共鸣,安安听不懂英语,也可能是害怕,跑到我这边求助。我蹲下来使劲抱了抱他,这孩子有点瘦,真让人心疼。

李院长弯下腰跟安安解释,“这是你新的爸爸妈妈,他们会带你走,会像萧杨叔叔一样爱你。”

“不,我不走!”安安大哭起来,“你们不要我了吗?”他的眼神从李院长身上转移到我身上,我告诉他,“叔叔会去看你的,你是个大孩子了,男儿有泪不轻弹。”

Jack走过来,用蹩脚的中文诚心实意地保证,“安安,我们会爱你的,你看两个姐姐多么喜欢你,她们听说你喜欢电子产品,专门给你带来了遥控飞机,你要不要看一看?”说着,示意两个女儿把遥控飞机送到安安面前,安安毕竟是个小孩子,摸着魂牵梦萦的飞机很快就跟两个孩子打成一片了。

李院长这边已经办好了手续,安安走时,眼里都是不舍。他再三叮嘱我一定让我去看他,我留下了Jack的家庭地址和联系方式,心里想着一定要代你去看看。

安安走后两个月,我收到了来自洛杉矶的邮件,是Jack发来的,他告诉我给安安取了一个新的名字,叫John,他很快乐,已经融入了那边的生活,现在正努力学习英语,还附了一张全家福照片。安安站在最中间,姐姐和妹妹站在两侧,爸爸揽着妈妈,一家子笑得特别开心。

我讲给思彤听,思彤说这是安安最好的归宿。你也是这么觉得吧?

接下来,我去英国出了一趟差,走了半个多月。在这半个多月里,我爸突然病了,心梗,住进了医院,要转来上海做搭桥手术。

情急之下,我给思彤打了个电话,她认识很多业内的医生,关键时刻人情起了作用,一天内就办好了住院手续。

我跟思彤关系不错,再加上父辈的交情,她义不容辞地担负起了照顾两个老人的义务,办手续、做手术、打饭、熬汤、夜里陪床…像女儿一样尽心尽力。也就是在那时,爸妈第一次跟思彤碰面,特别是妈妈,打心眼儿里喜欢这个知书达理又雪中送炭的姑娘,办事勤快体贴,善良周到,好几次给我打电话夸她,让我一定要好好珍惜。

有她在,我的确放心了不少。英国那边工作结束后,我爸也该出院了。思彤提前找好了车,帮我把他们送回到家里。爸爸的心情也明显变好了,不像以前总板着个脸,妈妈有事没事就给思彤打电话,让来家里吃饭。

彤儿,你说我该接受她吗?她确实太好了,挑不出任何毛病,但我总觉得跟她在一起就是对你的背叛。你和孩子会原谅我吗?

我对她产生了一点点依赖,仿佛只要她在,我就会感到踏实和安心。她之于我,就像伯牙与子期,是知己,是不可或缺的挚交;就像佛祖和信徒,有了无畏鬼怪的护身符。

《《亲爱的,我要和别人结婚了》之“有人来渡我。”》
《《亲爱的,我要和别人结婚了》之“有人来渡我。”》
版权声明

1、本站名称:夏痕娱乐网
2、本站永久网址:Www.XiaHen.Cn
3、关于《亲爱的,我要和别人结婚了》版权声明
4、文章来源于微信公众号:李小木的江湖 (ID:ljtdxzg)
5、本站站长已在作者微信公众号给作者留言,并已获得转载权利
6、未经原创作者(李小木)准可不得复制本站《亲爱的,我要和别人结婚了》的相关文章
7、如需复制请联系李小木并取得小木的准可后方可全文转载复制(由于排版及视频广告,本站已做更改)
8、复制转载本站文章时需要向本站提供原作:公众号关注截图、文章回复的”准可消息“截图(需附文章链接)或者是公众号回复的准可消息。
9、本站已禁止拉取复制功能;如已或者原作李小木的许可,请联系本站QQ:  2928988888  并附带“第八条”,核对后本站开放文章拉取复制功能
10、作者李小木:她写爱情,手到擒来;她写励志,暗香浮动;她写热点,出其不意;她写亲情,山河浩荡。她的笔触细腻温情,似乎有穿透人心的力量,代表作品《亲爱的,对不起,我要去跟别人结婚了》。微博@李小木之海 个人原创情感微信公号:李小木的小江湖(ID:ljtdxzg)

点赞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