夏痕娱乐网

分享SEO技术、情感文章、QQ资讯、网站源码、音乐歌单、影视资源、活动资讯

《亲爱的,我要和别人结婚了》之“人没了,什么都没了

《《亲爱的,我要和别人结婚了》之“人没了,什么都没了》
《《亲爱的,我要和别人结婚了》之“人没了,什么都没了》
《《亲爱的,我要和别人结婚了》之“人没了,什么都没了》

温馨提示:新来的宝宝可以点击标题阅读之前的章节

《亲爱的,我要和别人结婚了》之我要结婚了

《亲爱的,我要和别人结婚了》之九寨沟地震了

《亲爱的,我要和别人结婚了》之美好的大学时光

《亲爱的,我要和别人结婚了》之热恋的烟火

《亲爱的,我要和别人结婚了》之初到上海

《亲爱的,我要和别人结婚了》之柴米油盐的温情

《亲爱的,我要和别人结婚了》之我求婚了

《亲爱的,我要和别人结婚了》之无比忙碌的2007年

《亲爱的,我要和别人结婚了》之2008年,一生的痛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亲爱的,我要和别人结婚了》之“人没了,什么都没了”。

文 /李小木

Part 10   “人没了,什么都没了”

道路已经被抢修通了,我和秦超秦岭跟幸存者们搭上大巴车,往山外走,全程没有一个人说话。

隔着玻璃往回看,一团没有生机的迷雾笼罩在那片土地之上,这是被上帝诅咒过的一个地方吗?他们都有什么错?

手机上的短信,我一条都没删过。没事就拿出来看,有时候哭,有时候傻笑。到了都江堰,我们坐上了秦超的车,我躺在后座,心如死灰,在昏睡中感到头痛欲裂。

回到上海,繁华依旧。回到家里,你的照片还是天真地冲着我笑,仿佛你只是出差了,一切都没变。我窝在沙发里,还是不想说话。听秦岭给学校打电话请了一个月假,秦超打电话安顿好员工,他们陪着我,给我做饭,甚至喂我喝水,喃喃自语地说些宽慰的话。

那些话似乎与我无关,周围没有你的声音,我觉得自己也被这个世界所抛弃,在这个毫无生机的空房子里苟喘残延。

接下来的几天,我发烧了,并且坚持不去医院,秦岭开好了药,在家里帮我输液,我昏昏沉沉地睡着,不想醒来。秦超走了,留下秦岭一个人,衣不解带地照顾我。

三天后,炎症慢慢消除,我退了烧,开始责怪这种清醒。想到你可能已经永远离开了我,心中便觉得极度痛苦和烦躁,还把秦岭赶走了。然后打开冰箱,打开啤酒易拉罐猛往喉咙里灌,冰冷的液体从嘴巴穿越食道,遍布在身体的每一个角落。

我的彤儿,你永远不知道,思念是多么冰冷的滋味。

打开电视,仍有汶川地震的消息。官方报道传来,近七万人遇难,三万多人受伤,另有一万多人失踪,浩浩荡荡的救援队伍仍在不眠不休地奋战。

对于群体而言,面对未知,我们众志成城,大刀阔斧,拥有改造世界的能力;可对于个体而言,天灾来临,我们又薄如蝉翼,命如草芥,好像只是宇宙苍穹中的一粒小小的微尘。

后来,表哥通过邮箱给我发了遇难者名单的信息,活蹦乱跳的“谢彤”就这样变成了两个沉默的黑字,回归到宇宙苍穹之中,不再给予我回应。

刚开始,我是不愿意相信的,以为只是同名同姓的陌生人。

直到在你留的资料里找到了关于你家庭的信息,确认了那三个相连的“谢彤”“谢立生”“范明翠”应该就是你们一家三口。而且我隐约记得跟我一起寻亲的那位大哥提到过“谢立生”。

“遇难者名单上都是可以确认身份信息的,对吗?”

“是的。”

表哥一句一句地跟我聊,试图把所有知道的都告诉我,画面透过屏幕打过来,潮湿了我的双眼。他说很多尸体都被砸得面目全非,辨认不出来,而且还有很多核对不上身份信息的,统一装到了蓝色塑料袋里进行了统一处置。

农村的院子还好,即使倒塌,人很容易跑出来,即使遇难,尸身也基本保全完整,不像县城里,全是钢筋混凝土,砸下来都是致命的……

“别说了,表哥…”

表哥的话,也像那钢筋混凝土,把我的心砸得稀巴烂。一阵阵地痉挛,让人不得不捂着胸口,大口大口地喘气。

侥幸破灭,你就这样从我生活里走失了。

确认了你遇难的消息后,我又去公司请了一次假,很多人都知道了你遇难的消息,包括沈浪,都向我表达了关怀和慰问。我还是不想说话,除了必须交代的,平时都是沉默着。

黄总得知了我的事情后,特意派人转告我,可以带薪休假,调整好了再考虑上班。他们都对我做出了最大程度的人情让步。

汶川地震,是整个国家的伤痛,牵扯了所有华夏儿女的心。听说我们公司也在赈灾,捐款,捐物,还有心理师前往疏导,我管不了那么多,因为我也是个受害者,是个快要疯掉的病人啊。

我不知道自己怎么做才能忘掉你,忘掉那些废墟和砂砾,忘掉那些血腥和哀嚎。那一幕幕深深地刻在脑海里,像一头狰狞的怪兽在无时不刻地提醒着我:彤儿和孩子都死了,你还有什么理由活着?!

都怪我,若不是我的提议和缺席,你怎么会回汶川,我又怎么独活在这世上?

无休止的亏欠,难以转圜的心境,我的爱已经全部随你而去,收不回来了。

周小雨和葛梦洁都打来了电话,接起来我默不作声,她们就明白了怎么回事,在那边嘤嘤地哭。我觉得我的眼泪已经要流干了,明明想哭,却哭不出来。

酒真是一项最伟大的发明,它可以帮人忘却忧愁,麻痹神经。每天我都会喝很多酒,喝醉了就什么都不想了。

秦超来看过我两回,他也不劝我,陪我一起喝,我们也不多说话,一瓶接一瓶地干,醉了就躺在地板上睡,睡醒了有事办事,没事继续喝。

有一天,秦岭来找秦超,说爸妈来上海了,晚上要一起吃顿饭。

走进门,看到满屋子酒瓶和易拉罐,房间里散发着腐烂的、酒精的味道。便大声吼我们,“你们也不想活了吗?彤姐走了,我们都很难过,但是一定要用这种极端的方式表达吗?她愿意看到你们颓废的样子吗?愿意看到你们不珍惜生命,喝死在这里吗?!”

我神情依旧黯然,朝秦超说了一句,“赶紧走吧,我要睡会儿”。

秦超抓起沙发上的衣服,准备跟秦岭出门,关门时,秦岭知会了我一声,“萧杨哥,吃的我给你放餐桌上了。你要节哀顺变,彤姐她在天上看着你呢。”

门哐当一下关住,我又变成了一个人。

我从来没有像现在这样害怕黑暗,怕一个人,怕晚上没有灯,怕走夜路,怕手机铃声突然响起,怕叫出去没有人答应。我甚至不敢躺在床上,怕另一半空落落的,睡着后有人突然拍我“老公,我跟你说……”

你是我此生最爱的女人,肚子里还有咱们未出世的宝宝,老天爷为什么要那么狠心,将你硬生生从我生命里剥离出去,让我连皮带肉抽筋剥骨撕扯得疼痛。

没有人能理解这种感受,我觉得全世界都无法体味这种生离死别的难过。我和所有的遇难者家属一样,情愿和爱人亲人一同死去。因为此时的活着,是一种生命的煎熬。

如果没有家人,我真想陪着你一走了之,践行我们相守一生的承诺。

亲爱的彤儿,你在天堂还好吗?不孤单吧?爸爸妈妈和弟弟都陪着你吧?你们是不是还像小时候一样,承欢膝下,欢歌笑语,已然忘却了人间沧桑,开始了来世全新的计划和安排。

还有我们那未出世的孩子,不知是男是女,他好不容易寻找到了我们做他的父母,却一不小心偶遇了这场无妄之灾。

他有什么错,你有什么错,那么多无辜的遇难者同胞有什么错?!

我的性格大变,情绪起伏不定,出现了应激性障碍。沈浪打来电话,我以为是公司的事,没想到他说在楼下,要约我出去走走。我没洗漱,胡子拉碴地出现在他面前,他穿了一件灰色的T恤,一改平日骚气的款式和颜色,看起来很舒服,很阳刚,还挺帅。

我坐在副驾驶上,系好安全带,他便开车向前走,问他去哪儿,他说不知道,就这么一直开,开到哪里算哪里。打开车窗,我将手伸出去,感受着夜景的温热。天气渐渐变暖了,晚上不像汶川下雨的夜那么凉了,可是我的心还是冷的。

“董萧杨,我可以理解你的感受。”沈浪望向我,目光诚恳地对我讲,“我的女朋友也死了,我们当时谈了五年,准备结婚。可是她在一次出差时晕倒了,一检查,竟然是可怕的白血病,之前没有一点征兆。”

“当时我们能想到的方法都想了,我姐姐还带她去了国外医治,可是骨髓移植后出现了严重的排异反应,在八个月后,她不堪痛苦,从医院的十三楼坠下…”沈浪有点哽咽,猛踩了一脚油门,这条路上白天堵得要命,现在一辆车都看不到,“就是这个时间,晚上十一点左右,她留下了一封遗书,彻底从我生命里消失了。”

“她怕拖累了我,放手放得潇洒,却不知道我有多爱她。我父母当时不同意我俩的婚事,查出病情后更是要求我跟她断了来往。我不能丢下她不管,宁可跟父母反目,也要全力挽救她。”

我第一次见这么深情的沈浪,很Man,很有气概。“为什么父母会反对你俩呢”?

“这个说来话长。女友的父亲和我的父亲曾是一个公司的股东,好像是因为公司内部的利益争斗,影响到了彼此的信任。最后,我父亲退出公司,对她父亲一直耿耿于怀,上一代的恩怨不允许我们发展成男女朋友关系,可我们谁都控制不住,毕竟从十五岁,我们就一见钟情了。期间分分合合好多次,终于要修成正果了,她放弃了…”

“她走后,我就离开了重庆,搬来了上海。好多年都不回去,心里堵了一口气,上不来下不去。”沈浪流泪了。我把兜里的纸巾递给他,突然发现每个人都有自己的不幸,掩埋在心里的最深处。

“说恨吗,也不恨他们,又不是他们让她得的白血病,只是我回想起他们对女友的凉薄和误解,心里就无法原谅他们。”“前两年,我父亲去世了,他父亲来吊唁,说两人争了一辈子,斗了一辈子,谁也没有赢。”

“谢谢你,沈浪。”

“你自己要向前看,否则这种痛苦会毁掉一个人的意志。谢彤那么阳光开朗,肯定也不愿意看到你这样,对吗?”

这是两个多月以来,我说的最多的一次话。我跟沈浪聊了很多,聊了很多关于你的事情,他很认真地在听,我相信他是真的同病相怜,感同身受。我们坐在酒吧门口喝啤酒,感谢这不值得庆祝的缘分。

说好的婚纱没了,说好的婚礼没了,说好的新娘,也生硬地缺席了……

我变成了一个赤贫的穷鬼,从五彩斑斓的梦境跌入到眼前无尽的黑洞,再也没有可支配和挥霍的情感。

奥运会马上就要开始了。上海作为国际化大都市,热闹非凡。

我走在街上,曾会羡慕这种热闹的氛围,但这种氛围仿佛再也与我无关。走着走着,不知不觉走到黄浦江边,想起两个月前我曾在这里向你求婚,现在却已物是人非。

前面聚集了一大群人,不知道在进行着什么活动,地上摆满了白色的蜡烛,我决定过去看看。

走近才发现这里正在组织一场关于汶川大地震的祭奠活动。主持人哽咽着说:“感谢今天到场的朋友们,汶川地震已经过去62天了。我知道,大家没有一天不痛苦,不思念,但是我们必须向前看,替他们活下去,请你们一定要坚强……”

台上的布景板上挂满了遇难者照片,照片下面,是白色和黄色的花朵,伴随着哀乐声,隐隐的啜泣声慢慢演变成失控的嚎啕声。志愿者发给我一束白花,我双手合十顶在额头上,祷告上苍:请你一定要好好善待我最心爱的姑娘。

彤儿,你看到了吗?你听到了吗?抬头望天,星星一眨一眨,像是你灵动的眼睛在交互。

《《亲爱的,我要和别人结婚了》之“人没了,什么都没了》
版权声明

1、本站名称:夏痕娱乐网
2、本站永久网址:Www.XiaHen.Cn
3、关于《亲爱的,我要和别人结婚了》版权声明
4、文章来源于微信公众号:李小木的江湖 (ID:ljtdxzg)
5、本站站长已在作者微信公众号给作者留言,并已获得转载权利
6、未经原创作者(李小木)准可不得复制本站《亲爱的,我要和别人结婚了》的相关文章
7、如需复制请联系李小木并取得小木的准可后方可全文转载复制(由于排版及视频广告,本站已做更改)
8、复制转载本站文章时需要向本站提供原作:公众号关注截图、文章回复的”准可消息“截图(需附文章链接)或者是公众号回复的准可消息。
9、本站已禁止拉取复制功能;如已或者原作李小木的许可,请联系本站QQ:  2928988888  并附带“第八条”,核对后本站开放文章拉取复制功能
10、作者李小木:她写爱情,手到擒来;她写励志,暗香浮动;她写热点,出其不意;她写亲情,山河浩荡。她的笔触细腻温情,似乎有穿透人心的力量,代表作品《亲爱的,对不起,我要去跟别人结婚了》。微博@李小木之海 个人原创情感微信公号:李小木的小江湖(ID:ljtdxzg)

点赞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