夏痕娱乐网

分享SEO技术、情感文章、QQ资讯、网站源码、音乐歌单、影视资源、活动资讯

《亲爱的,我要和别人结婚了》之我要结婚了。

《《亲爱的,我要和别人结婚了》之我要结婚了。》
《《亲爱的,我要和别人结婚了》之我要结婚了。》
思念谁 – 巫启贤
《《亲爱的,我要和别人结婚了》之我要结婚了。》

温馨提示:去年8月,小木写了一篇关于汶川地震的感人爱情故事《写给汶川地震中死去的女友:亲爱的,对不起,我要去跟别人结婚了》,很多老读者都看过,被文中董先生和彤儿的爱情故事感动,发留言催促小木写长篇,想要知道他们的相识相恋过程。

现在,这部作品已被改编成了全国院线电影,已于2018年5月上映。

亲爱的,对不起,我要去跟别人结婚了。

文 /李小木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Part1   我要结婚了

八月的上海,拥挤中透着一股热腾腾的雾气。

今年夏天,似乎比以往更热一些。我昨晚翻来覆去怎么也睡不着,一觉醒来已经十点半了。拉开窗帘,一道炙热的光透过玻璃直射在床头,照在你明媚调皮的脸上。我赶紧拿起托着你照片的木质相架,用手指轻轻地抚了抚,抚过你的眼睛,你的鼻子,你的耳朵,你的嘴巴,你的小虎牙…我亲爱的彤儿,你还是这么年轻,这么漂亮。

今天要跟你讲些什么呢?也许是个坏消息吧:亲爱的,对不起,我要跟别人结婚了。

你以前总说我故作深沉,现在真的是个沧桑的中年大叔了呢。昨天早上,我爸妈来了,又一把鼻涕一把泪地催着我赶紧把婚事定下来,而我仿佛置身事外,沉默着听他们说完再礼貌地把他们送回去,严格贯彻“三不”政策,不顶撞,不发言,不表态。

说实话,我特别心疼他们,他们为我付出了一生,供我读书,养我长大,现在老了老了七十多岁了,都抱不上孙子。人不都这样么,年轻的时候比孩子,老了比孙子,一代一代得以顺利绵延才是一个家族兴旺的象征。2016年我的祖父去世了,他临走之前拉着我的手,用虚弱的毋庸置疑的声音一字一句叮嘱我:肖杨,找个好姑娘赶紧成家吧,咱们董家靠你了。我说:爷爷,您坚持住,我明年就把媳妇娶进门。

祖父笑了,放心地走了。都怪你,早早地弃我而去,否则咱们的孩子也应该会打酱油了吧?为了弥补这一点愧疚,祖父去世后,我就把爸妈从江苏接了过来,在浦东新区为他们买了一套新房,这样相互照应方便些。

他们隔三差五地来,帮我做饭、洗衣服,当然最重要的是催婚。

我一个人还在咱们以前租的小房子里住,不过现在不是租了,我已经买了下来。房东家2012年的时候出了点事,他十八岁的儿子得了重病,要急用钱,必须把这房子卖了才能凑齐医药费。房东来找我时,他爱人也来了,紧蹙着眉头,泪水在眼睛里打转,接二连三地叹着气,跟咱们第一次见她时雍容华贵趾高气扬的样子判若两人。

还记得以前你在墙上钉了张咱俩的合影,她过来收房租的时候发现了,把咱们骂了个半死,那天晚上你气得连晚饭也没吃。可我宁愿她永远得意着,因为悲伤太容易传染。

其实他们在找我之前,已经把这房子挂在中介了,来跟我商量让一周之内搬出去,并承诺把租金两倍退还给我。我当时特别恐慌,一是时间那么急,让我上哪儿找房子去;二是万一房子卖给别人,你回来找不到我了怎么办。

于是当即表了态,三天内东拼西凑以高于市场十万的价格把它买了下来。嗯,那个时候,我虽然赚了些钱,却仍不够,是爸妈卖了老家的一套院子才勉强凑齐。这套房子对我来讲意义重大,无论如何都要拿下,因为你的气息在这里,它是咱们之间唯一的关联了。

后来我就一直住在这儿,把墙上钉满了钉子,挂满了你的照片,做成一面美丽的照片墙,从咱们相识之初的大头贴再到后面流行的写真集,张张都折射着你的笑脸。这房子现在是咱们的了,随便你怎么折腾,只可惜…。没有了你,我的时间开始变得很慢很慢,就像内心破了一个洞,重要的东西正从那个破洞逐渐流失,什么都无法填充那份空落落。

为了让自己充实一些,我没事就去公司加班,主动跟进和承担一些项目,主管非常依赖我,信任我。慢慢的,我做了经理、主管、总监,直到现在成为公司的董事之一。天知道,我为了工作付出了多少,才有了今天选择的自由。

人啊,就是这样,从来没有十全十美的感受。物质充裕时,可以选择开什么车,在哪里住,喝什么酒,硬件配备齐了,枕边却少了一个知心的爱人。倒不如没钱没闲时,整天牵着恋人的手,一起憧憬远方那纸醉金迷的生活。

爸妈总说,结了婚就好了。有个知冷知热的人在身边,可以分享你的快乐和忧伤,彼此就个伴儿,日久生情嘛。可在我心里,彤儿,你已经是我的妻子了,如果不是当初那场浩荡的天灾,将我们俩阴阳两隔,我们差一点就成了法定的夫妻了。现在我好好活着,还要结婚生子,呼吸你永远呼吸不到的空气,算不算对你的一种背叛?我宁愿就这么痛苦着,说明你还在,偶尔心里会跳出一个小人跟我打架:董肖杨,你不配拥有圆圆满满的生活,你就应该在思念中煎熬,才能对得起骤然离世的彤儿啊。

爸妈也不想逼我,前五年一直小心翼翼地,不敢提到“汶川”“地震”“谢彤”“结婚”这些敏感的字眼。他们以为时间久了,慢慢我就淡忘了,会重新开始新的生活。但这几年他们也看出来了,我是铁了心了,根本对结婚毫无规划,于是从旁敲侧击到现在的紧锣密鼓地催。而且他们不知从哪里搞来了秦超的电话,让秦超来做我的思想功课。秦超你是知道的,换女友比换车都勤,能指望他说什么好话。

可是现实总是出其不意,你永远也猜不到那个花心的富二代对我说什么,他说“董肖杨,谢彤没有看错你,我敬你是条汉子。”那天,我们在酒吧里喝了很多酒,他哭着告诉我,“其实,我也喜欢过谢彤。可是她走了,就是走了,谁也替代不了她。”

我诧异地看着他,这个跟我从一个宿舍里走出来的兄弟,我们一直肝胆相照,情同手足,现在又多了一份同病相怜,惺惺相惜。我拍了拍他的肩膀,举起酒杯,杯子碰在一起,都是心碎的声音。

我们那天喝了很多酒,秦超先哭了,我也没忍住,两个大老爷们冲到舞池中央拼命地甩头、摇摆,眼泪飞出去,笑容荡出来,喧嚣的DJ音乐穿透肉体,叫不醒沉睡的心里最深处。秦超说他跟我一起爱上你,但他愿意把这份爱隐藏在心底,宁愿远远地欣赏你,默默地帮助我。

这样的朋友我有什么理由责难他呢?我应该感谢他,这世间多了一个跟我感同身受的同盟。但是,他还是不能跟我相比,你已经成为了我生命的一部分,身体的一部分,骨血的一部分。

我爸妈见秦超没有起了作用,便自发组织给我安排相亲。谁家女儿啦,谁家侄女啦,谁家外甥女啦,谁家孙女啦,谁的同学啦,只要是在上海的,单身的,性别女的,他们都殷勤地招呼过来。讲真,我的经济条件不错,模样也还行,这几年又流行大叔款,三十大几的年龄反倒成了优势,那些姑娘们见了我,大多都有进一步深交的意思,但我总是表现出一副冷冽清刚的样子。

有个姑娘叫媛媛,是老妈同事的外甥女,刚刚大学毕业,还没参加工作,时间充裕得很,没事就守在咱们家门口,我都没让她进门。她也不气馁,笑嘻嘻的,特别单纯的样子。有一次我请她吃了饭,喝了点酒,脑子晕晕乎乎的,醒来以后发现在酒店里。她娇羞地躺在我身边,让我对她负责任。我想不起来发生了什么事,但本着对她负责的态度,我告诉了她你的故事。结果她被感动得直掉眼泪,临走时告诉我什么都没有发生,以后再也不会缠着我了。

还有一个姑娘叫佳佳,是老爸朋友的女儿。她三十出头,长了一张娃娃脸,扎了个丸子头,有两颗小虎牙,笑起来跟你有几分相似,我们试着相处了三个月。我带她去川菜馆,可她说自己一点儿辣都不能吃;还有一次看电影时,《吸血鬼生活》正在上映,她直接被吓哭了…我才恍然大悟,她不是你,也不可能成为你。我跟那个姑娘分手时,那个姑娘幽怨地问我“我做错了什么?”

她什么都没有错,错的是我。

我不该在忘掉你之前招惹别的姑娘。后来,老爸打听到他战友的女儿也在上海,离异了两年,现在一个人生活,想安排我俩见一面。我刚开始不同意,军事做派的老爸跟我拍了桌子,看他气得够呛,老妈也数落我,他们二老的身体要紧,我就勉强答应了。结果见面后,我彻底懵逼了,她自我介绍叫丁思彤,思念的思,红彤彤的彤,就是思念彤儿的那个思彤!

最不可思议的是,她是个心理医生,一眼就断定我心里藏着事情,不是真心想要去相亲的。

思彤人特别善良,她比我大三岁,总是照顾着我的情绪。她能觉察到我的心情,再适时给予疏导,我跟她在一起感觉很轻松,慢慢我们就成了朋友。

思彤告诉我,她跟前夫是冲破阻碍走到一起的,那个时候前夫一无所有,是在高校里搞科研的穷老师。后来上海的这所高校跟美国的高校交流学术,他的研究成果被美国那边看中,抛出了橄榄枝,他为了那张绿卡,想也没想就同意留在了美国。思彤不想去,他也没竭力劝,两人分居了三年之后,和平分手了。

思彤说这些的时候,很平静。她说前夫是她爱上的第一个男人,可他走得那么无情,让人心寒。“爱情是奢侈品。你爱的可能不爱你,你不爱的总在身旁围绕,好不容易两个人深深相爱,命运却有各种理由让你们分开。有时候,你分不清到底爱情有没有来过。”她像是在安慰我,又像在诉说。

方岳有诗:不如意事常八九,可与语人无二三。原来揭开面纱,谁都有不可言说的伤。

我的手机屏幕上,是咱俩2003年拍的那张大头贴合影。我记得那天是情人节,学校里沸腾着节日的气氛,你拉着我,在学校附近的一件礼品店,钻到一个布帘围着的机器前,对着镜头咔咔地拍了几张照片。那应该是最早的自拍了吧,也是我们定情后的第一次合影,你依偎在我的肩膀上,把缠在脖子上的围巾一头卸下来,围在我的身上,寓意今生今世紧紧相连。我搂着你的肩膀,两人没心没肺地笑着。

当时拍了两大张,你一张我一张,你把照片贴在了宿舍的床头,书上,而我比你聪明,悄悄地让复印部帮我扫描进了电脑里,拷在了四四方方的软盘里,中间换了几台电脑,但那几张照片一直保存到了现在。那是我最珍贵的典藏。

思彤看到后,深深地羡慕过你,她说虽然彤儿走了,但她却是最富有的,一生得此一人,足矣。

我望着窗外,苦笑。她默默拉过我的手,轻柔地说了一句让我十分动心的情话“肖杨,从此以后,就让我替彤儿来爱你,好吗?”我把她揽入怀里,颤抖地抚摸着她的头发,感觉到了来自于异性炽热的温度,与情欲无关,让我莫名地很温暖,很安心。

我常常在想,这么善良的女人,一定是上天看我可怜,派来摆渡我的吧。

思彤的父亲跟我父亲曾是一个连队的战友,在哈尔滨当过兵,是铁交情。后来各自回到了家乡,父亲回了江苏扬州转了干,在我们当地国土局上了班;思彤的父亲回了陕西西安,经营了一所驾校,据说规模还挺大的。去年他们战友聚会时,谈论起孩子们,才知道我和思彤都在上海,且都单身,就一心撮合我俩。

这下,他们真的如愿了。

衡山路上,梧桐成荫。我带思彤去拍婚纱照。婚礼定在2018年1月1日举行。爸妈说这个日子很特别,一元初始,万象更新,又逢农历十五,圆圆满满,到时候好好摆上几桌酒席,邀请两家的亲朋好友去热闹热闹。我和思彤本来想着去巴黎旅行结婚,思彤定好了行程,被老爸一票否了。

思彤个子一米六八,偏瘦,得益于经常健身的缘故,身材保持得玲珑有致。摄影助理跟着她,教她摆POSE,她有点放不开,拍出的效果不自然。然后那个助理把我叫过去,站在她对面,说你们俩对视,要有含情脉脉的感觉出来,明白吗?

思彤抬起头,望向我,透着少女的纯真,摄影师咔嚓一声满意地按下了快门。

我又猛然想到了你。

很多年以前,是谁指着橱窗里的一件婚纱,摇着我的胳膊撒娇“董肖杨,咱们结婚吧,一刻都不能等了。”我捏着你的脸蛋,说“好啊,我也等不及了,不如今晚先洞房吧!”

可是,现在,亲爱的彤儿,我要娶别人回家了。

你会难过吗?

\ END /

版权声明

1、本站名称:夏痕娱乐网
2、本站永久网址:Www.XiaHen.Cn
3、关于《亲爱的,我要和别人结婚了》版权声明
4、文章来源于微信公众号:李小木的江湖 (ID:ljtdxzg)
5、本站站长已在作者微信公众号给作者留言,并已获得转载权利
6、未经原创作者(李小木)准可不得复制本站《亲爱的,我要和别人结婚了》的相关文章
7、如需复制请联系李小木并取得小木的准可后方可全文转载复制(由于排版及视频广告,本站已做更改)
8、复制转载本站文章时需要向本站提供原作:公众号关注截图、文章回复的”准可消息“截图(需附文章链接)或者是公众号回复的准可消息。
9、本站已禁止拉取复制功能;如已或者原作李小木的许可,请联系本站QQ:  2928988888  并附带“第八条”,核对后本站开放文章拉取复制功能
10、作者李小木:她写爱情,手到擒来;她写励志,暗香浮动;她写热点,出其不意;她写亲情,山河浩荡。她的笔触细腻温情,似乎有穿透人心的力量,代表作品《亲爱的,对不起,我要去跟别人结婚了》。微博@李小木之海 个人原创情感微信公号:李小木的小江湖(ID:ljtdxzg)

点赞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